周航发布声明背后,易到和乐视有着怎样的过去

    |     2017年4月18日   |   业界资讯, 互联网, 原创   |     0 条评论   

中文科讯网消息:在周航声明发出来的那一刻,本来还在勉强支撑的易到一下子变得摇摇欲坠。

一个月前,媒体就已经纷纷开始关注易到司机在自己的账号上提现困难的问题。易到COO冯全林回复称,这仍是个别问题,将很快得以解决。随后易到公关部门发声明解释了提现困难的原因:易到是正在申请北京网约车牌照,与国家有关部门监管信息交互平台进行数据对接,在此过程中,系统或会出现短暂性不稳定情况,影响到司机提现。

这个回复足够令人信服吗?易到不是第一个申请北京网约车牌照的平台,首汽约车早就拿到了牌照,但在“数据对接”过程中并没有传出此类新闻。首汽约车CEO魏东表示,“对接需要调试,需要不断测试,都属于后台数据问题,对功能应用理论上影响有限。”

不仅是司机提现困难,乘客退款也困难。深圳市场与质量监管委甚至表示,对于用户申请退款时出现迟迟未到账的情况,已准备向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发出协查函。

对于这半年来的易到,这种负面新闻已经几乎每个月都会爆发一次:先是人工客服被停,然后传出拖欠5000万供应商费用,紧接着融资受阻资金链濒临断裂,创始人周航离开并加盟顺为资本……

每一次,易到都能找到理由来反驳这些负面。客服无法接通是因为要上线智能客服,官方否认欠款虽然法院传票不断,融资受阻属失实,周航离开是造谣。

但当周航也开始转身指责乐视和易到的时候,“造谣”和“失实”用过太多次的易到只好说,这是诽谤!

周航发布声明背后,易到和乐视有着怎样的过去

易到创始人周航


易到并不是一家一直爱说别人“造谣诽谤”的公司。在它还叫“易到用车”的时候,它基本上是一家没有人造谣的公司。一方面是因为它2010年成立的时候还没有“友商”,另一方面是因为周航坚信“小而美”的理念,在扩张上并不激进。

在一篇采访中,华杉集团总裁、红牛集团总经理王睿曾这样评价周航:“他是一个有些理想主义色彩的人,说创办易到用车不仅要让用户用车便利,还要解决交通拥堵问题。”

易到用车是周航的第二次创业,在创办易到用车之前,周航在电子视听应用领域做了15年,其创办的天创数码是国内视听应用领域最有影响力的公司之一。因此易到用车2010年就获得徐小平真格基金的天使投资,2011年获得了晨兴创投的千万美元风投。

周航追求理想,喜欢自由。创业之初,易到用车尚属于人口口中所说的黑车,政策压力一直是限制专车发展的一大障碍。在接受采访时,周航谈到易到用车与政策之间的博弈,他用这样一句话表示:“宁可面西而死,也绝不往东而生啊。”

政策没有把易到用车逼到绝路,只不过市场形式变了。随着O2O的概念大举入场,以高频换流量、以流量求生存的网约车理念彻底打破了易到高端商务的布局。

周航发布声明背后,易到和乐视有着怎样的过去

周航朋友圈

2014年,Uber进入中国,快的、嘀嘀先后推出了专车服务。随后,红包大战开启,烧钱成为市场主要竞争旋律。易到逐渐被边缘化。

在复盘这一年的时候,周航的语气中充满了懊悔:“各家都打价格战的时候,我们的做法是绝不参战,结果很惨痛。2014年,红杉资本的周逵找到我,跟我谈了3个小时,但我拒绝了红杉的投资。后来这个行业融的钱越来越多,不断加码,我们没跟上,也就错失了机会。”

不过在2015年的时候,周航并不这么想。当时他认为,(价格战)的冲击力过强、策略激进,用低价抢占出租车流量,给司机大量补贴,从而引起了市场的剧烈反弹,也带来了风险。

今天看周航在两年前的想法,理论上来讲,周航是对的。随着滴滴、快的、Uber三家合并,竞争退烧,而地方网约车新政逐一出台,网约车又被定位成了高端出行工具。随着供给需求的变化,网约车尤其是快车的价格开始不断上涨,作为行业巨头的滴滴也面临着被低价惯坏了的乘客反噬的困境。

但在当时,周航的想法近乎于自杀。因为他马上发现,错过了红杉资本的易到,已经很难再融资了。因为多家国内、国际顶级的投资机构已经在滴滴、Uber融资时与它们签订了排他协议。后来甚至周航还拜访了彼时的竞争对手滴滴、Uber,但并没有进入实质性的收购谈判环节。

周航发布声明背后,易到和乐视有着怎样的过去

易到用车

危机中的周航只好在2015年10月接受了乐视抛过来的橄榄枝。乐视汽车以7亿美元获得易到用车70%的股权,成为后者的控股股东。当时,乐视董事长贾跃亭称将和易到一起打造生态专车,并且未来的生态专车将免费。

之后的故事就离不开“生态”和“化反”两大热词了。2016年2月25日,乐视控股CMO、营销高手彭钢来到易到担任CMO,易到开始了不断地“充值返现送乐视手机电视”之旅。看来作为一家出行公司,烧钱是迟早都要做的事情。只不过,早点烧钱如快的,竞争中占据了半壁江山,合并时能占到将近半数的股份;迟点烧钱如Uber,市场份额迅速上升,合并时拿下了新公司将近五分之一的股份;而最后烧钱者易到,只能看着滴滴占据80%的市场份额而望洋兴叹了。

周航开始逐渐淡出易到的具体事务。去年6月份,“易到用车”的主体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由周航变为彭钢,“易到用车”改名为“易到”;去年9月份的时候,易到公关部门表示,周航已经不再接受采访。

然后就是如前文所说的,易到开始面对铺天盖地的负面,和仿佛裹挟了全世界的敌意。

随着昨天下午周航的声明和乐视的回应,又一个创始人和股东之间的矛盾全面揭开。连创始人都已经“反戈”,对于风雨飘摇中的易到来讲,这会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吗?

不,这些纠纷都是口水战。压垮易到的还是它令人心忧的资金链。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如果提现困难仍无法解决,司机将会迅速出走,进而乘客加倍流失,到那时候,已经无法“用车”的易到,又算是什么呢?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