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滑板车更快,美国开始试水“共享电动摩托车”

    |     2018年9月4日   |   业界资讯, 互联网   |     0 条评论   

比滑板车更快,美国开始试水“共享电动摩托车”

中文科讯网消息:当国王Carlos III在18世纪70年代委托建造阿尔卡拉门(Puerta de Alcala)时,马德里已经有近1000年的历史。大门采用当时流行的新古典主义风格设计,比欧洲更为著名的凯旋门(Arc de Triomphe)和勃兰登堡门(Brandenburg gate)更早出现。今天,阿尔卡拉门仍然作为一座著名的地标建筑矗立在马德里市中心。

但它除了出现在马德里市中心,也出现在了Muving的主页上。Muving是西班牙的一家电动摩托车租赁公司。在阿尔卡拉门前,一位身材魁梧的模特不经意地靠在公司的黄色摩托车上。他看起来很像欧洲人,一头蓬乱的棕色头发,鹰钩鼻,修剪过的胡子,穿着灰色连帽衫,穿着一件蓝色风衣,上面印着为Muving服务提供动力的摩托车公司Torrot的商标。

Muving的电动摩托车和Bird电动滑板车一样,可以用一个应用程序来解锁它们,在使用的过程中计费。但是,与电动滑板车相比,电动摩托车速度更快、行驶距离更长和行驶体验更好。

Ivan Contreras是Muving公司的创始人兼CEO,也是它的母公司Muving Ecosystem(它也拥有Torrot和另一家摩托车制造商,一家智能头盔公司,以及一家智能城市交通管理技术公司)的CEO。当我在亚特兰大的Piedmont Park附近遇到他时,他穿着一件亮黄色的Muving牌polo衫,附近是他的Torrot摩托车。我们俩都立即意识到就这样在大太阳下面晒有点蠢,所以我们就在附近找了一家咖啡店,从那里可以看到一个坑坑洼洼的停车场。

考虑到西班牙毕竟能将职业篮球运动员出口到美国,那么或许它也能让欧洲的汽车情感融入美国。但是,在这样一个以汽车为主导的城市——或者美国其他的几十个城市——它将面临一场艰难的开拓。

商机与挑战

比滑板车更快,美国开始试水“共享电动摩托车”

我们的对话在翻译过程中出现了一些问题,当我问他们如何使用他们的电动车收集的数据来重新配置车辆以达到最佳使用效果时,Muving Ecosystem的首席运营官Bibiana Gago Caballero告诉我怎么样使用Muving应用程序的地图来找到和开启电动车。最终,我们还是设法弄清楚了:电动车的电池是可以更换的,四名机组人员在晚上会去更换电池,根据需要提供服务。在某些情况下,机组人员可能还会把电动车置于更理想的位置。

一开始,我对该公司在地图上直接找车的解决方案很感兴趣,更不用说它雇佣了训练有素的维修工,而不是建立一个由拾荒队组成的市场来定位、充电和重新分配这些东西。然后我意识到,这些尝试看起来是多么令人不安和惊讶。我来的时候还以为Muving会在我住的镇上准备一场电动摩托车比赛,但它却似乎满足于在偏僻小路上驾车兜风。

摩托车在美国有什么用?Contreras有几个想法,其中之一就是“快速这个地方到那个地方”。他对速度的感觉可能和我的不一样——一辆Torrot摩托只有每小时30英里的速度。但在拥挤的区域或交通中,我不能否认摩托车确实比汽车跑得快,起码肯定比步行或者开Bird快,后者最高时速约为每小时12英里。这些共享电动车都是按分钟计费,这样你也就没必要自己买一辆了。Contreras想,如果你不需要拥有私家车,节省的成本可能会更大,也许他觉得,顶着全美第四堵的名声,亚特兰大的居民已经准备放弃汽车,改用电动摩托了。

Muving想要接受这个挑战。“我们在寻找一个可以发展的城市”,他解释道。目前,亚特兰大市的运营区域相对较小,包括市中心最密集的部分。一个Muving骑手可以在亚特兰大市穿梭,比公共交通快,比Uber或Zipcar便宜。而且摩托车很随意,不用专门找什么停靠地点。Muving希望在通勤者“最后一英里”上找到突破口并推广。如果取得成功,Muving打算扩展到东南部的其他城市。

理论上听起来没毛病,但亚特兰大毕竟不是一个人迹罕至的中世纪城市。Contreras对这种担忧不屑一顾。“你不会在85号州际公路上骑摩托车的”,他解释道。的确如此,但就像许多美国城市一样,亚特兰大的主要社区是由宽阔的高速公路连接起来的,路上车辆的行驶速度通常要快得多。摩托车上的嗡嗡声已经够危险的了,而Muving的车甚至没有嗡嗡声——因为它们是电动的,悄无声息地行进。

但对于Caballero来说,在亚特兰大骑摩托车似乎比在欧洲更简单。“路很宽,不是很颠簸”,她告诉我。Muving已经在巴塞罗那、马德里和其他10个西班牙城市推广开来了,我知道美国的道路的确不是用中世纪的鹅卵石铺成的,但我对这座城市的体验与Caballero的截然不同。亚特兰大是个多山的城市,道路严重年久失修。但Cabellero对我的怀疑无动于衷。“我们的摩托车骑起来很容易”,她坚持说,“它们不重,挪动自如。”

整个事情似乎有点含糊不清。与一些竞争对手不同,Muving似乎在努力适应亚特兰大。每次你加载Muving应用程序的时候,它就会提醒你合法用车,合理停车。城市议员告诉我,这是Muving自己增加的。为了在监管规定出台前获得市场份额,突然涌入城市,在城市里乱扔自行车和摩托车,这看起来或感觉上都不像是一家科技公司了。

行业前景与市场需求

比滑板车更快,美国开始试水“共享电动摩托车”

Muving并不是唯一一家试图在美国城市推广共享摩托车的公司。一家名为Scoot的创业公司自2012年以来一直在旧金山提供类似的服务。即便如此,当Bird和Lime在共享滑板车上取得成功时,Scoot还是措手不及(今年Scoot推出了自己的类似产品)。对于Scoot的首席执行官Michael Keating来说,这并不是因为该公司错误地考虑了城市个人交通的未来,而是因为该公司对这个问题考虑过头。

在美国的城市里,没有汽车真的不容易快速出行。但汽车又吵又贵,污染环境,占用公共空间。但直到最近,它替代品大多还是自行车。摩托车将两者区分开来,兼容了一些汽车和自行车的优点。共享摩托车更增加了便利性,让你连买它的钱都省了。这似乎是一个合理的策略,直到Bird滑板车的到来,占据了共享电动车的所有市场。

Keating认为,在汽车和滑板车之间做出选择没有多大意义。相反,不同的共享车应该有不同的用途。Uber主要用于特殊场合,但它还是太贵了。电动摩托可以让你快速到达某个地方,而且价格适宜,每天可以多次使用,总体看来是相当划得来的。

即便如此,Keating也承认,并不是每个人都会骑摩托车,哪怕是一辆简单的摩托车。他向我解释说:“我们开始研究如何提供各种形式的交通工具。”和Contreras一样,Keating也看到了为人们提供实现“最后一公里”代步工具的商机:“我们希望城市居民不必拥有汽车,但可以在许多城市使用100%的电动交通工具。”

但什么才算是“许多城市”呢?Scoot在旧金山运营,最近又进入了巴塞罗那市场,而巴塞罗那已经有了Muving和其他欧洲商家。Muving目前在亚特兰大的运营区域主要覆盖类似类型的城市空间,那里的密度比其他地方都大。然而,这并不是大多数人生活的地方,比如生活在旧金山的人约占湾区700万人口的12%。在市中心以外,汽车仍是主要交通工具,火车服务也很稀缺。

当我问Keating关于谁是值得服务的城市居民时,他承认自己关注的是密集的、交通丰富的全球城市——这是此类服务最容易发展的市场。“我们正试图挑选那些最愿意转型的城市”,他模糊地说。这意味着寻找密度大、气候适宜、现有的多式联运系统的城市。

他小心翼翼地不把亚特兰大和休斯顿这样仍以私家车为主导的城市排除在外,但他认为这些地方在全球范围内是非典型的。Keating说:“缩小范围后,休斯顿是一个例外,并不是我们在运输变化的理论中考虑的标准。”一方面,他说得有道理。以全球标准衡量,与巴黎、柏林或曼谷相比,美国的大城市并不寻常。但另一方面,如果像Scoot这样的公司忽视或淡化美国城市扩张的重要性,那么居住在那里的人的命运会如何呢?

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城市将会改变——它们已经在改变。虽然铁路发展缓慢,但在休斯顿、达拉斯、凤凰城和洛杉矶等城市,铁路发展已经扩大。更好的人行道和自行车道已经成为这些城市和类似城市再开发的标志。在亚特兰大,一条废弃的铁路走廊被改造成自行车和人行道。但这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如果这些电动车公司在美国城市设计的答案是等它们赶上亚洲和欧洲的城市,那么这就相当于完全放弃这些城市。

水土不服

比滑板车更快,美国开始试水“共享电动摩托车”

Scoot和Muving指望的是那些交通方式覆盖了火车、公共汽车以及摩托车等各种工具的人,它们以此作为未来的市场。Contreras和Keating所描述的所有多机动性策略都只对现代城市主义有吸引力:寻找城市的密集区域,那里停车困难、交通便利却又繁忙,还是大多数人的工作场所之所在。

由于滑板车和电动摩托车以前都不是很受欢迎的交通选择,所以各大城市都在为如何管理它们而苦觅良方。早在今年6月,电动车的入侵就招致了旧金山对它的一纸禁令,直到经营它们的公司申请了相关许可证。事实上,像Bird、Lime和Spin这样的公司在没有得到城市许可的情况下就推出了它们的产品,这符合科技创业企业的一种刻板印象,那就是它们总喜欢事后请求原谅。Keating认为,旧金山市政自己不会想出解决办法的,这些创业企业应该因采取主动而获得好评。但他也承认,主动和随心所欲是有区别的。软件公司的态度是尽可能快地获得尽可能多的用户,而不管成本是多少,但这并不适用于城市,因为城市实际上是存在于现实中的。

但令人鼓舞和欣慰的是,Scoot和Muving非常致力于长期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而不是仅仅是为了赚钱。但基础设施本身可能与这些公司和其他公司的计划不相符。亚特兰大市已经起草了一项法令来规范“随意停放的共享移动车辆”,其中包括像Bird的小型摩托车和像Muving那样的电动摩托车。Conteras表示:“如果你想改变这座城市,就需要发展一段长期的关系,了解和融入这座城市是件好事。”

但是,参与长期的、与市政当局合作的城市规划,也有可能成为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无论参与者多么认真。目前的市场状况正在对预期的结果产生影响——首先,Uber和Lyft等叫车服务实际上可能会增加拥堵,而不是像这些服务承诺的那样减少拥堵。自动驾驶汽车的拥护者已经开始公开反对在铁路方面的新投资,并认为无人驾驶汽车的推广在未来会使得这些投资都打水漂。

Janide Sidifall——亚特兰大的城市交通规划办公室主任——告诉我说,他们的调控重点之一就是确保这些共享电动车不会在人行道上乱停乱放,同时不会影响市容市貌,但凡骑行摩托车的人,都被鼓励使用头盔和采取其他安全措施。

像Muving和Scoot这样的电动摩托车可能更容易管理,因为它们比滑板车更像是道路交通工具。但在一个以汽车为交通工具的城市里,他们面临着一个不同的问题:一群摩托车新手在以最高30英里每小时的速度飞驰,尽管这种电动摩托车对骑手、司机和行人都没有任何威胁,但却需要对骑手的资质和牌照进行管理。 Muving(以及Scoot)需要你上传驾驶证件来进行验证,两家公司都提供培训课程。

一些城市规划专家(更不用说环保主义者了)会嘲笑任何赞美私人汽车的人,甚至嘲笑那些没有对汽车不屑一顾的人。私人车辆常常被认为侵占和浪费了宝贵的公共空间。但现实很残酷:整个美国的交通系统仍然得依靠汽车来运转,对这个问题充耳不闻,往好了说是精英主义,往坏了说是罔顾事实。

在Muving 的美国网站上,那位身材魁梧的模特仍然像在马德里时一样,漫不经心地骑着一辆黄色的摩托车车。不过,背景已经被换掉了——它不是在阿尔卡拉门前,而是,而是在亚特兰大地标式的摩天轮前。这种视觉上的宣传——至少就目前而言——彰显了共享摩托与美国现实之间的不匹配:这里不仅没有欧洲密集的城市,同时也没有中世纪和早期的历史羁绊。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亚特兰大的交通主管Sidifall似乎不太关心Muving摩托车的管理的原因。她认为这座城市对它们的需求不大。“我从来没见过任何人骑什么电动摩托车”,她向我承认,“也许这里没有关于那些东西的文化土壤吧。”(

比滑板车更快,美国开始试水“共享电动摩托车”

当国王Carlos III在18世纪70年代委托建造阿尔卡拉门(Puerta de Alcala)时,马德里已经有近1000年的历史。大门采用当时流行的新古典主义风格设计,比欧洲更为著名的凯旋门(Arc de Triomphe)和勃兰登堡门(Brandenburg gate)更早出现。今天,阿尔卡拉门仍然作为一座著名的地标建筑矗立在马德里市中心。

但它除了出现在马德里市中心,也出现在了Muving的主页上。Muving是西班牙的一家电动摩托车租赁公司。在阿尔卡拉门前,一位身材魁梧的模特不经意地靠在公司的黄色摩托车上。他看起来很像欧洲人,一头蓬乱的棕色头发,鹰钩鼻,修剪过的胡子,穿着灰色连帽衫,穿着一件蓝色风衣,上面印着为Muving服务提供动力的摩托车公司Torrot的商标。

Muving的电动摩托车和Bird电动滑板车一样,可以用一个应用程序来解锁它们,在使用的过程中计费。但是,与电动滑板车相比,电动摩托车速度更快、行驶距离更长和行驶体验更好。

Ivan Contreras是Muving公司的创始人兼CEO,也是它的母公司Muving Ecosystem(它也拥有Torrot和另一家摩托车制造商,一家智能头盔公司,以及一家智能城市交通管理技术公司)的CEO。当我在亚特兰大的Piedmont Park附近遇到他时,他穿着一件亮黄色的Muving牌polo衫,附近是他的Torrot摩托车。我们俩都立即意识到就这样在大太阳下面晒有点蠢,所以我们就在附近找了一家咖啡店,从那里可以看到一个坑坑洼洼的停车场。

考虑到西班牙毕竟能将职业篮球运动员出口到美国,那么或许它也能让欧洲的汽车情感融入美国。但是,在这样一个以汽车为主导的城市——或者美国其他的几十个城市——它将面临一场艰难的开拓。

商机与挑战

比滑板车更快,美国开始试水“共享电动摩托车”

我们的对话在翻译过程中出现了一些问题,当我问他们如何使用他们的电动车收集的数据来重新配置车辆以达到最佳使用效果时,Muving Ecosystem的首席运营官Bibiana Gago Caballero告诉我怎么样使用Muving应用程序的地图来找到和开启电动车。最终,我们还是设法弄清楚了:电动车的电池是可以更换的,四名机组人员在晚上会去更换电池,根据需要提供服务。在某些情况下,机组人员可能还会把电动车置于更理想的位置。

一开始,我对该公司在地图上直接找车的解决方案很感兴趣,更不用说它雇佣了训练有素的维修工,而不是建立一个由拾荒队组成的市场来定位、充电和重新分配这些东西。然后我意识到,这些尝试看起来是多么令人不安和惊讶。我来的时候还以为Muving会在我住的镇上准备一场电动摩托车比赛,但它却似乎满足于在偏僻小路上驾车兜风。

摩托车在美国有什么用?Contreras有几个想法,其中之一就是“快速这个地方到那个地方”。他对速度的感觉可能和我的不一样——一辆Torrot摩托只有每小时30英里的速度。但在拥挤的区域或交通中,我不能否认摩托车确实比汽车跑得快,起码肯定比步行或者开Bird快,后者最高时速约为每小时12英里。这些共享电动车都是按分钟计费,这样你也就没必要自己买一辆了。Contreras想,如果你不需要拥有私家车,节省的成本可能会更大,也许他觉得,顶着全美第四堵的名声,亚特兰大的居民已经准备放弃汽车,改用电动摩托了。

Muving想要接受这个挑战。“我们在寻找一个可以发展的城市”,他解释道。目前,亚特兰大市的运营区域相对较小,包括市中心最密集的部分。一个Muving骑手可以在亚特兰大市穿梭,比公共交通快,比Uber或Zipcar便宜。而且摩托车很随意,不用专门找什么停靠地点。Muving希望在通勤者“最后一英里”上找到突破口并推广。如果取得成功,Muving打算扩展到东南部的其他城市。

理论上听起来没毛病,但亚特兰大毕竟不是一个人迹罕至的中世纪城市。Contreras对这种担忧不屑一顾。“你不会在85号州际公路上骑摩托车的”,他解释道。的确如此,但就像许多美国城市一样,亚特兰大的主要社区是由宽阔的高速公路连接起来的,路上车辆的行驶速度通常要快得多。摩托车上的嗡嗡声已经够危险的了,而Muving的车甚至没有嗡嗡声——因为它们是电动的,悄无声息地行进。

但对于Caballero来说,在亚特兰大骑摩托车似乎比在欧洲更简单。“路很宽,不是很颠簸”,她告诉我。Muving已经在巴塞罗那、马德里和其他10个西班牙城市推广开来了,我知道美国的道路的确不是用中世纪的鹅卵石铺成的,但我对这座城市的体验与Caballero的截然不同。亚特兰大是个多山的城市,道路严重年久失修。但Cabellero对我的怀疑无动于衷。“我们的摩托车骑起来很容易”,她坚持说,“它们不重,挪动自如。”

整个事情似乎有点含糊不清。与一些竞争对手不同,Muving似乎在努力适应亚特兰大。每次你加载Muving应用程序的时候,它就会提醒你合法用车,合理停车。城市议员告诉我,这是Muving自己增加的。为了在监管规定出台前获得市场份额,突然涌入城市,在城市里乱扔自行车和摩托车,这看起来或感觉上都不像是一家科技公司了。

行业前景与市场需求

比滑板车更快,美国开始试水“共享电动摩托车”

Muving并不是唯一一家试图在美国城市推广共享摩托车的公司。一家名为Scoot的创业公司自2012年以来一直在旧金山提供类似的服务。即便如此,当Bird和Lime在共享滑板车上取得成功时,Scoot还是措手不及(今年Scoot推出了自己的类似产品)。对于Scoot的首席执行官Michael Keating来说,这并不是因为该公司错误地考虑了城市个人交通的未来,而是因为该公司对这个问题考虑过头。

在美国的城市里,没有汽车真的不容易快速出行。但汽车又吵又贵,污染环境,占用公共空间。但直到最近,它替代品大多还是自行车。摩托车将两者区分开来,兼容了一些汽车和自行车的优点。共享摩托车更增加了便利性,让你连买它的钱都省了。这似乎是一个合理的策略,直到Bird滑板车的到来,占据了共享电动车的所有市场。

Keating认为,在汽车和滑板车之间做出选择没有多大意义。相反,不同的共享车应该有不同的用途。Uber主要用于特殊场合,但它还是太贵了。电动摩托可以让你快速到达某个地方,而且价格适宜,每天可以多次使用,总体看来是相当划得来的。

即便如此,Keating也承认,并不是每个人都会骑摩托车,哪怕是一辆简单的摩托车。他向我解释说:“我们开始研究如何提供各种形式的交通工具。”和Contreras一样,Keating也看到了为人们提供实现“最后一公里”代步工具的商机:“我们希望城市居民不必拥有汽车,但可以在许多城市使用100%的电动交通工具。”

但什么才算是“许多城市”呢?Scoot在旧金山运营,最近又进入了巴塞罗那市场,而巴塞罗那已经有了Muving和其他欧洲商家。Muving目前在亚特兰大的运营区域主要覆盖类似类型的城市空间,那里的密度比其他地方都大。然而,这并不是大多数人生活的地方,比如生活在旧金山的人约占湾区700万人口的12%。在市中心以外,汽车仍是主要交通工具,火车服务也很稀缺。

当我问Keating关于谁是值得服务的城市居民时,他承认自己关注的是密集的、交通丰富的全球城市——这是此类服务最容易发展的市场。“我们正试图挑选那些最愿意转型的城市”,他模糊地说。这意味着寻找密度大、气候适宜、现有的多式联运系统的城市。

他小心翼翼地不把亚特兰大和休斯顿这样仍以私家车为主导的城市排除在外,但他认为这些地方在全球范围内是非典型的。Keating说:“缩小范围后,休斯顿是一个例外,并不是我们在运输变化的理论中考虑的标准。”一方面,他说得有道理。以全球标准衡量,与巴黎、柏林或曼谷相比,美国的大城市并不寻常。但另一方面,如果像Scoot这样的公司忽视或淡化美国城市扩张的重要性,那么居住在那里的人的命运会如何呢?

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城市将会改变——它们已经在改变。虽然铁路发展缓慢,但在休斯顿、达拉斯、凤凰城和洛杉矶等城市,铁路发展已经扩大。更好的人行道和自行车道已经成为这些城市和类似城市再开发的标志。在亚特兰大,一条废弃的铁路走廊被改造成自行车和人行道。但这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如果这些电动车公司在美国城市设计的答案是等它们赶上亚洲和欧洲的城市,那么这就相当于完全放弃这些城市。

水土不服

比滑板车更快,美国开始试水“共享电动摩托车”

Scoot和Muving指望的是那些交通方式覆盖了火车、公共汽车以及摩托车等各种工具的人,它们以此作为未来的市场。Contreras和Keating所描述的所有多机动性策略都只对现代城市主义有吸引力:寻找城市的密集区域,那里停车困难、交通便利却又繁忙,还是大多数人的工作场所之所在。

由于滑板车和电动摩托车以前都不是很受欢迎的交通选择,所以各大城市都在为如何管理它们而苦觅良方。早在今年6月,电动车的入侵就招致了旧金山对它的一纸禁令,直到经营它们的公司申请了相关许可证。事实上,像Bird、Lime和Spin这样的公司在没有得到城市许可的情况下就推出了它们的产品,这符合科技创业企业的一种刻板印象,那就是它们总喜欢事后请求原谅。Keating认为,旧金山市政自己不会想出解决办法的,这些创业企业应该因采取主动而获得好评。但他也承认,主动和随心所欲是有区别的。软件公司的态度是尽可能快地获得尽可能多的用户,而不管成本是多少,但这并不适用于城市,因为城市实际上是存在于现实中的。

但令人鼓舞和欣慰的是,Scoot和Muving非常致力于长期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而不是仅仅是为了赚钱。但基础设施本身可能与这些公司和其他公司的计划不相符。亚特兰大市已经起草了一项法令来规范“随意停放的共享移动车辆”,其中包括像Bird的小型摩托车和像Muving那样的电动摩托车。Conteras表示:“如果你想改变这座城市,就需要发展一段长期的关系,了解和融入这座城市是件好事。”

但是,参与长期的、与市政当局合作的城市规划,也有可能成为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无论参与者多么认真。目前的市场状况正在对预期的结果产生影响——首先,Uber和Lyft等叫车服务实际上可能会增加拥堵,而不是像这些服务承诺的那样减少拥堵。自动驾驶汽车的拥护者已经开始公开反对在铁路方面的新投资,并认为无人驾驶汽车的推广在未来会使得这些投资都打水漂。

Janide Sidifall——亚特兰大的城市交通规划办公室主任——告诉我说,他们的调控重点之一就是确保这些共享电动车不会在人行道上乱停乱放,同时不会影响市容市貌,但凡骑行摩托车的人,都被鼓励使用头盔和采取其他安全措施。

像Muving和Scoot这样的电动摩托车可能更容易管理,因为它们比滑板车更像是道路交通工具。但在一个以汽车为交通工具的城市里,他们面临着一个不同的问题:一群摩托车新手在以最高30英里每小时的速度飞驰,尽管这种电动摩托车对骑手、司机和行人都没有任何威胁,但却需要对骑手的资质和牌照进行管理。 Muving(以及Scoot)需要你上传驾驶证件来进行验证,两家公司都提供培训课程。

一些城市规划专家(更不用说环保主义者了)会嘲笑任何赞美私人汽车的人,甚至嘲笑那些没有对汽车不屑一顾的人。私人车辆常常被认为侵占和浪费了宝贵的公共空间。但现实很残酷:整个美国的交通系统仍然得依靠汽车来运转,对这个问题充耳不闻,往好了说是精英主义,往坏了说是罔顾事实。

在Muving 的美国网站上,那位身材魁梧的模特仍然像在马德里时一样,漫不经心地骑着一辆黄色的摩托车车。不过,背景已经被换掉了——它不是在阿尔卡拉门前,而是,而是在亚特兰大地标式的摩天轮前。这种视觉上的宣传——至少就目前而言——彰显了共享摩托与美国现实之间的不匹配:这里不仅没有欧洲密集的城市,同时也没有中世纪和早期的历史羁绊。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亚特兰大的交通主管Sidifall似乎不太关心Muving摩托车的管理的原因。她认为这座城市对它们的需求不大。“我从来没见过任何人骑什么电动摩托车”,她向我承认,“也许这里没有关于那些东西的文化土壤吧。”

回复 取消